你當前位置: 首頁 > 外眼看朔 > 詳細內容
太陽再照桑干河上
——朔州市清河行動一年間紀行
來源:三晉都市報 作者:楊改民 吳修明 郝麗云2019-06-27 16:38:10
瀏覽字號:
0

  一條河,蜿蜒曲折行進著。其間,多條小溪小泉匯集,終成大江奔流;一條河,挾帶著眾多污染物,生活污水、工礦廢水、城鄉廠礦建筑垃圾、畜禽糞便……嚴重影響了她的水質。

  這條河,源自北方邊塞新城朔州市,名曰桑干河,自朔城區綿延近200公里至懷仁市出境,進入大同市流域后流出山西,最終成就浩浩蕩蕩的永定河。秉承大禹志,共護桑干水,2018年6月15日,朔州市委、市政府果斷拉開了桑干河清河行動的序幕。經過朔州全市180萬人一年的奮力拼搏,全市6縣(市、區)各級黨政部門的通力合作,實現了“浚河、控污、固堤、綠岸、增水”5大環節。

  “一年時間把境內的桑干河梳妝一新,這是我們朔州建市30年來,最具影響力的一次全民行動。它,歷史性地改善了桑干河流域環境,確保北京人民喝上干凈安全的飲用水。它,打出了朔州綠水青山品牌,打出了黨委和政府影響力,打出了人民群眾的精氣神,也為我市經濟轉型打下了極其牢固的基礎。”6月15日,在清河行動開展一周年之際,朔州市清河辦常務副主任楊成清這樣總結說。

  對于一條蜿蜒近200公里、跨越6個縣(市、區)、涉及各方利益,且資金緊張的北方小市來講,清河行動難度之大可以想象。清河行動之初,朔州市委市政府提出的“突擊一個月,攻堅一百天,決戰2018”目標,如今成效如何?連日來,本報記者走進朔州,對這項影響深遠的民生工程進行了采訪。

書記市長掛帥、全民總動員的“頭號工程”

  桑干河流域治理,是2018年朔州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頭號工程”。

  在國家《永定河綜合治理與生態修復總體方案》中,山西省共涉及六大類項目,其中永定河(山西區域內稱為桑干河)治理是重中之重。2017年6月,黃河水補給永定河,山西桑干河承擔著向首都人民安全供水的政治職責,列入《永定河綜合治理與生態修復總體方案》《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同時,山西省決定用5年時間,基本恢復汾河、沁河、桑干河三條河流域區被破壞的生態環境。

  在山西省水利水電勘測設計研究院提供的《實施方案》中,記者看到了這一方案蘊含的國家戰略規劃:

  ——依靠萬家寨引黃干線應急補水“輸血”的機會,恢復流域地下水位,恢復河道基流,實現流域“造血”功能;

  ——通過河道生態蓄水凈化工程,支流入河口生態凈化工程,通過村鎮防護帶和生態護岸保障防洪安全,通過河道防護林帶、疏林草地帶,建設生態農業示范園、漁業養殖基地,打造晉北綠色經濟長廊;

  ——解決朔同盆地缺水問題后,利用朔同盆地的冊田水庫解決天陽盆地生態用水問題。

  山西所涉及的六大類項目,其中幾個重要指標,如河道綜合治理工程、河道防護林建設工程、水源涵養工程、水源地保護及地下水壓采工程,便是朔州市必須攻克的難題。要知道,從缺水到富水,從補給到輸出,朔州市可謂迎來了百年不遇的一次挑戰。

  但是,這又是一場必須打贏的戰爭!

  ——最大難點是歷史欠賬嚴重。源于朔州市建市之初大開放大發展這一大背景下,“有水快流”成為共識,以犧牲環境為代價追求GDP,在朔州也是常態,環境治理難度大。

  ——最棘手的問題是利益博弈。桑干河古河道,包括沿主河道的支流,經過千百年發展,沿岸城鄉村鎮繁多,已經成為大家賴以生存的“必需品”“自留地”,不少違法建筑很有背景或勢力,拆除難度之大可以想象。其中,如何做好沿途群眾尤其農民工作,就成為各級干部最大壓力。

  ——最擋手的是干部問題。是迎難而上還是知難而退,考驗著朔州市各級領導干部的黨性覺悟和能力素質。一句話,“這塊硬骨頭,你能啃下來嗎?”甚至,一旦開工建設,遇到“上級大聲吼,中層不吭氣,基層日哄人”,新官不理舊賬,懶政怠政惰政,干部不落實,怎么辦?

  2018年6月14日,朔州市委六屆六次全會確立了“生態立市”的目標;第二天,6月15日,轟轟烈烈的清河行動便在朔州全市拉開了帷幕。

  人聲鼎沸,機車轟鳴!一項生態工程,一項關乎朔州未來的生命工程,圍繞“清出一脈通暢,輸出一河清水,讓河道變賽道”,一場生態文明長跑在朔州啟程了。

  一年之后,2019年6月15日,朔州市給全國人民交上了這樣一份答卷:

  浚河:共浚河132.5公里,清理淤泥274.2萬立方,清理黑臭水體6處44.3萬立方;清理河道垃圾174.3萬立方,清理拆除違建186處。

  控污:整治入河排污口36處,封堵企業排污口49個,完成生活污水處理工程9項;污水處理廠兩提和擴容改造,涉及8個污水處理廠,完成污水處理廠配套管網工程8項,新建企業污水處理項目9項,已全部完成;沿河農村垃圾污水集中處理,涉及4縣(市、區)24個農村,已全部完成。

  固堤:建設生態堤防37.9公里,石堤防36.3公里,開挖土方252.7萬立方,出動人工2.4萬人次,卡車10.4萬臺次,挖掘機14.3萬臺次,裝載機12.6萬臺次。建設沿河生態道路176.5公里,占總規劃的88%;清理煤矸石30.1萬立方,煤礦治理已完成36座并通過驗收,占規劃的60%;完成洗煤廠(煤站)治理86家,占規劃的44%。

  綠岸:沿桑干河岸共栽植各類樹木27.2萬株,成活率達到90%以上。

  凡有河流經過的地方,都會有樹木生長。行走在桑干河一百多公里河道,蜿蜒河流,眾多濕地,鳥飛鳥落,我們看到沿途的綠意正濃,“朔州綠”已經展現出她最本初的顏色。

“缺水?正好來一場水的革命!”

  鏡頭一:平魯——引黃1#洞口

  元子旗,現任桑干河水利管理局副局長,之前任職朔州市西山引黃灌溉管理局辦公室主任。眼睛盯著179公里的清河任務,他們清河辦的隊伍一年多往返奔波80多次,“算了算,差不多相當于繞著地球走了半圈。”

  元子旗說,我們朔州缺水,黃河水引來后,每年可以給桑干河補充6000萬-7500萬立方的水,即使枯水期也能確保主干流的流量。加上神頭海、七里河、元子河、恢河等支流的補給,可以完成國家要求的桑干河出境流量要求。“問題是,怎么保證輸出的水干干凈凈、符合國家環保要求,尤其是城鄉生活污水、企業污水怎能做到達標排放?”他話鋒一轉。

  “桑干河朔州段流域示意圖”標牌下,市清河辦常務副主任楊成清,風塵仆仆不知疲倦地給來訪者介紹著流經區域一年來的治理情況。

  “黃河水放入后,進入桑干河主干道,經恢河、七里河后水質一下子成為劣V類。怎樣剿除劣V類?山陰縣全方位開展水污染整治工作,應縣段農村雨污分流,懷仁市設置大壩截流等水污染防治,徹底解決城市污水安全達標后注入河道……”他細細講解著。

  鏡頭二:朔城區太平窯村

  2018年6月15日,一場涉及全市6縣(市、區)的桑干河清河行動,在這里拉開帷幕。與此同時,全市6縣(市、區)也在不同地段設立分會場,都召開了誓師大會。

  啟動儀式上,朔州市四大班子領導全部出席,市委書記陳振亮、市長高鍵的講話,更是擲地有聲:“這是全市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山西重要講話精神和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精神,全面落實中央和省環保督查問題整改,按照省委省政府決策部署和市委六屆六次全會部署要求,集全市之力開展的一場水污染防治攻堅戰。我們要持續推進生態建設,加強水資源保護,確保向首都送水安全。”

  按照“突擊一個月、攻堅一百天、決戰2018年、鞏固提升至2020年”的總體部署,重點圍繞桑干河水環境質量改善和水生態保護,開展“整治入河排污口、河道清淤清垃圾、拆除河道違法建筑、提升污水處理收集處理能力、加強工業企業監管、綠化水域岸線、嚴厲打擊非法排污傾倒”這7大攻堅戰,確保桑干河河道及控制范圍內污染企業、違章建筑、各類垃圾全部“清零”,入河排污口水質及河流水質穩定達標,桑干河沿岸生態環境根本改善。

  2017年6月,黃河水開始補給永定河。山西境內的永定河(區域內稱桑干河)承擔向首都人民安全供水的政治職責,被列入《永定河綜合治理與生態修復總體方案》《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山西省決定用5年時間,基本恢復汾河、沁河、桑干河三條河流域區被破壞的生態環境,機遇空前,壓力空前。按照規劃,朔州市出境流量在2億立方左右,除了引黃水,還有一半水從哪里來?怎么干干凈凈流出去?如何確保持久長效輸送安全放心水?

  ……

  元子旗告訴記者,6月15日的那次大會給他印象最深,就是市黨政領導對朔州市“生態立市”這一經濟轉型大規劃的決心,作為當事人,他也感到了深深的壓力。“我們這里年降水量在350MM左右,即使引來黃河水,缺口還大著呢,咋整?我們這些具體辦事的,只能是豁出去了!缺水?我們正好來一場水的革命。珍惜黃河水,補給支流水,把城鄉生活污水和工業廢水完全處理干凈,變廢為寶!”

“確保主河道不進一股有污染的水”

  鏡頭一:應縣鎮子梁鄉鴻浩村

  一個典型的“龍須溝”變“標桿村”,經過媒體和老百姓的口口相傳,吸引來眾多來訪者。

  著名文化學者、山西省報業協會副主席齊鳳翔多次采訪這個村,十分熟稔。

  “33年前,擔任郭家寨村黨支部書記的郭志英,在離村3里外的荒灘上建起了一處院子,全家搬來居住。后來陸續又有3家在這里建起房子。當時這里有600畝荒灘,黃鼠到處亂竄,當地人稱它是黃耗村。為了開發這600畝地,郭志英向上級請示拿到了一個政策,凡是來這里安家的,免費提供宅基地,發展養殖業。由于毗鄰縣城,附近山上農民和外地人陸續遷來,沒幾年人口居然上千。后來嫌黃耗這個名字難聽,他們就改為鴻浩村。”齊鳳翔說,經過30多年的發展,這里出現了大中小型養殖戶,尤其養豬很出名,在豐富縣城物質生活的同時,臟亂差尤其臭水溝,嚴重影響到應縣形象。“清河行動開始后,這里成了老大難。”

  接到清河行動整治任務,改造鴻浩村,自然非郭志英莫屬。他自信滿滿地做工作,卻遇到了巨大壓力。

  “先是動員5家養殖戶搬遷;二是全部拆除家家戶戶建到自家院外、擺在大街上的廁所,及延伸到街巷上長短不齊高低不等的臺墩;還有臨建房等。不少人因為涉及自己小利益,自然不愿意配合。”該村(現已改為社區)所轄的鎮子梁原鄉黨委書記趙耀峰說,去年已75歲的郭志英老書記,可是下了辛苦,軟硬兼施,挨家挨戶講道理做工作,加上他拿個人名譽擔保,才算開始施工。

  7月10日,鴻浩村開始清理街道、拆除違建。聚集在村西北角2里多長大溝里的5家養殖戶,臭水污水多,遇到大雨,直接排到桑干河。盤踞多年,這些養殖戶底子厚,擔心遷走后影響養殖,便設法阻攔、講理由、談條件。縣鄉村干部輪番上陣,拿利益“引”、用政策“壓”、靠感情“磨”,縣畜牧局局長楊培文,甚至以個人名義寫下補償的擔保書,才一個個拿下。趙耀峰講的一個細節,似乎更能說明問題:“拆除臨街一戶人家時,人家男主人不露面,女主人的說辭看上去很有道理,就是擔心機器拆除臺墩的時候,把她家院墻的基礎變形。這好辦,我在大學就是學這的,在建設局干了10年,我懂。我就給她說,你這墻上有裂縫,不是基礎引起的。”

  7月30日,經過20天的集中整治,再加上后期的完善,鴻浩村“龍須溝”變成了遠近聞名的“先進村”“標桿村”,市里在這里連續召開現場會進行經驗交流。記者在現場看到,這里的臭水溝已蕩然無存,街道規劃統一,家家戶戶都涂上了統一顏色,整潔如新。平直的街道上,男女村民集聚在一起下棋、打牌,臨街還有不少商鋪,體育設施完整,儼然城市小區。村頭一家做中草藥加工的女場主告訴記者,清河行動后,她家安裝了雨污管道,雨水和污水分開排解,廁所也放到屋子里,騰出了地方種上了樹木和瓜果蔬菜,“村里環境好了,出名了,我現在每年加工收入超過100萬元,有不少外地客戶上門來跟我談業務呢。”

  鏡頭二:應縣大黃巍鄉南賈寨村

  南賈寨村的能人、幾十年修理汽車拖拉機的男主人董亮告訴記者,“年紀大了,上廁所不方便,現在雨污分流后,廁所按到家里,一插電水就進到抽水箱,太方便了!”

  走出董亮的院門,旁邊一戶人家正在打地基、蓋房子。隨行的應縣大黃巍鄉黨委書記楊名黨告訴記者,村里環境改造后,不少外地打工的人,尤其年輕人紛紛返鄉,投資興業,“僅南賈寨村,今年就有十幾個人回來,蓋房子,搞廠子,做生意。”清河行動的實施,為沿岸新農村建設,起到了巨大推動作用。

  一座投資30多萬元、貫通應縣和山陰的“連心橋”,解決了周圍兩個縣老百姓的出行難題;一座座政府投資的化糞池和污水處理箱涵,破解了千百年來農村的污水處理難題。農村生活污水垃圾治理工程,雨污分離,是朔州市清河行動和美麗鄉村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畢竟,解決了農村污水直排主河道,桑干河的水質便有了根本保證。

  在《朔州市桑干河2018年清河行動工作總結》上記者看到,桑干河流域共涉及4個縣(市、區)24個農村,目前,生活垃圾和污水治理工程24個村已全部完成。全市垃圾污水治理工程共鋪設污水管道76130米、修筑污水井179個、污水處理站9座、檢查井1474個、修建污水收集沉淀池36個,新增環衛工98人,安放垃圾箱927個,配備垃圾清掃車45輛……有了這些配套措施,清河行動在桑干河流經的農村地區,全部做到了污水不入河。村里修建的儲水池,經達標排放水澆地,節約了水資源。

“180 萬人下一盤大棋,領頭羊最關鍵”

  除了城市污水、農村污水及垃圾處理,桑干河沿岸的“擋路石”“硬釘子”,當然包括一些大企業、國有企業。

  2018年9月3日,朔州市委辦公廳、市政府辦公廳下發文件,對清河行動百日攻堅情況進行了通報。存在的問題,一是思想不夠重視,主動性不夠,存在觀望、等待思想;二是受政府、國企投資項目前期手續繁雜、辦理時限長的制約,山陰縣桑干河新區污水處理,同煤集團石碣峪煤業有限公司的廢水治理2項工程、朔城區8個、山陰縣5個農村污水治理項目未按期開工……位于朔城區的石碣峪煤業有限公司的廢水治理工程,就被市委書記兩次批示、點名批評。

  新中國改革開放標桿企業、第一個中美合資企業、平朔安太堡礦區、安家嶺露天煤礦礦區,河道臟亂差現象十分突出,四周違建圍堵,河道污水橫流,域內有各種煤場、養豬場、飯店住戶100多戶,涉及到央企、國企、民企,需要著力協調。

  比如,山陰縣桑干河新區污水處理設施建設項目,2018年9月開工建設,因項目選址與濕地保護重疊,被林業部門叫停,需要省林業部門專家組評審通過,按照可利用地進行建設。

  還有,晉能鋁廠入河口,是朔州市唯一未納管、未登記的入河口,污水進入工業園區污水處理站統一處理,需與朔城區政府和園區管理處協調。

  ……歷史久遠,河道漫長,盤根錯節,利益糾葛,千頭萬緒,這就是清河行動面對的現實問題。清河行動所面對的179公里河道,充斥著垃圾、污水、違建、煤場……還有各種利益的交錯糾葛。面對這些,沒有一支精干高效、求真務實的隊伍,很有可能落空,或無限期拖延。

  為確保達效,朔州市在頂層設計、制度設計上費盡心思。總結起來就是:頂層設計合理,中層督導得力,基層大膽干事。

  ——高位推動。打通上下,貫通內外。朔州市成立了以市委書記、市長任總指揮,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朔城區委書記和分管相關工作的3名副市長任副總指揮的桑干河清河行動指揮部,市委選拔“老組織”楊成清掛帥,擔任常務副主任,統籌協調市直各部門和六縣(市、區)。指揮部下設專門辦公室,與市西山引黃灌溉管理局合署辦公,做到了指向明確、責任明確、制度明確。辦公室下再分設綜合協調組、督導考核組、執法保障組、宣傳報道組。市里下發《桑干河清河行動實施方案》,細化各個階段具體工作任務。市委、市政府先后召開9次清河行動現場推進會,市委書記、市長帶隊指導34次,先后作出批示22次,并趕赴清河行動現場解決難題。

  ——部門聯動。各有關部門履職盡責、協作配合,合力推動清河行動。清河辦充分發揮調度協調、匯總通報職責,先后召開工作協調會52次,嚴格執行“日統計、周小結、月匯報”制度,每天對各縣(市、區)進展情況進行通報,先后編發工作通報191期、簡報238期,為指揮部提供了詳實的數據。

  ——組織保障。按照市委、市政府統籌安排,各縣(市、區)、各鄉鎮(街道辦事處)以及市直各單位和部門、廣大黨員和領導干部,擼起袖子加油干,撲下身子抓落實,干部作風得到錘煉和檢驗,涌現出一大批敢于負責、勇于擔當、善作善為、實績突出的清河干部。一年來,市委提拔重用了3名縣(市、區)黨政班子成員,7名鄉鎮(街道)黨(工)委書記,2名水利及1名環保部門專業人員,1名縣(市、區)直機關正科級干部,包括曾經被免職后降為科級干部任用的一名縣處級干部。這名干部就是楊時育,山陰縣原常務副縣長。接受新的任務后,他奮不顧身,公而忘私,在清河行動中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山陰工作走在了全市前列。

  ——督導檢查。市人大、市政協組織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督查清河行動。各縣(市、區)黨政主要領導帶隊巡河,查找解決重點問題。組建伊始,清河辦即召集各工作組,深入各縣(市、區)、市一二污水處理廠、東榆林庫區督導100次。督導組現場查找不足,針對施工進度慢、施工力量薄弱、設備進場慢等問題,召開工作協調會52次,現場提出解決辦法,對執行不力的,立即進行組織處理,有力促進了各項任務的落實。

  ——推廣河長制。朔州市率先將河長制延伸到村級組織,全市893名河長,從有名到有實,像抓城市管理“門前三包”一樣,分段管護,包片負責,以“全過程,高效率,可核實”的機制,落準、落細、落實,讓河流從過去“沒人管”到如今“管到位”,見證著朔州涉水體制、涉水事務管理體系的正規化和常態化。

  “這一年,我們這里就像當年打仗!”楊時育說,只要干部帶頭沖鋒陷陣,沒有什么能難倒、壓垮的事。

  朔州市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彭雁告訴記者,黨的各級干部尤其基層干部,必須有所作為,敢為、善為,組織上用人導向必須正確,敢于破格使用干部。“在清河行動中,郝云,就因表現突出,被提拔重用為右玉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像他這樣在治河一線提拔重用的干部,目前共有13名,這是朔州市干部使用正向激勵機制發展的具體體現。”

“這一年,我們沒有病,不能病,不敢病!”

  清河行動給朔州市帶來的最大影響是什么?記者在街頭詢問幾位市民和普通干部,他們的回答是,“干凈多了”。記者下榻的某賓館服務員告訴記者,“機關帶了頭,干部掛帥干,我們這些老百姓自然就跟上了。”

  一張鐵鍬,一雙運動鞋,這是朔州政協機關干部王波辦公室里的“標配”。他說,工作之余,常和同事們到清河行動單位責任區勞動,這是一種責任,一年下來,現在已成為一種習慣。

  過去一年間,朔州市直65個部門和單位,定期組織9600多人次參加七里河市區段義務勞動680次,60多個企業自覺出工出資參加清河行動,28個企業響應號召、積極配合,主動拆除違建,形成了黨政群團企協作推動、全民參與的格局。在清河辦《工作簡報》上記者看到,幾個市直機關因為行動緩慢,被嚴厲批評后,這些被批評的單位,立即組織干部職工行動起來了。全市干部職工頭頂烈日鏟淤泥、清道路、拾垃圾、除雜草、撿樹枝……一個干凈、清潔、環保的新型城市,塞上綠洲,如今走在更加現代化的路上,呼之欲出。

  “清河行動開展以來,6縣(市、區)的黨委政府、涉事單位和廣大群眾,給予了足夠的支持,大家對市委‘生態立市’戰略有了更加深刻的認同。可以說,全市180萬人共同下起了一盤大棋,關鍵是,自上而下有一支能征善戰的隊伍,做到了全民動員,打了一場人民戰爭!”曾組織作家對清河行動進行采風的朔州市文聯主席李志斌說,不管用什么手段,都應該抓住關鍵人關鍵事,一抓到底,因為任何事都是人干出來的,“要探究清河行動順利進行的原因,我們可以從市委狠抓干部隊伍建設上找到答案。”

  在作家徐志廉眼里,原神頭鎮鎮黨委書記郝云,就是個拼命三郎。他在紀實作品《一條河流的放歌》里,以郝云為橫切面,把一名基層書記與村民頻繁打交道、做工作的艱辛,栩栩如生地記錄下來,又通過涉事方村民(如61歲的石云保)和“五小企業”主人,由最初的不理解到主動拆遷沙場、騰出場地等,得出了“經歷著工業文明向生態文明轉型時的陣痛”這一結論。一年間,郝云問道專家、問計群眾,結合神頭的實際,因水制宜,走出“一河帶九區,產業興古鎮”的治水興業路徑,讓水變清、變活、變美、變靈、變富。

  在徐志廉筆下,郝云,作為中國最基層政府的一級官員,攤的是政事農事瑣碎事,屬于他的時間是碎片化的。他一刻都不能懈怠,帶領一班人凌晨五點起床、六點出工,晚上八點收工,吃在工地上,白+黑、5+2是常態化,“那些日子沒有日出月落的時空概念,沒有家庭和自我,就像苦行僧,腦子里裝滿了清河,只知道一鼓作氣地干!干!干!”

  采訪這幾天時間里,記者從清河辦《工作通報》上,看到的是幾乎硝煙彌漫、硬打硬拼、部隊急行軍式的辦事方法。仔細盤點,他們采取的行政推動、組織督查、干部帶頭、項目排表,都像部隊一樣,“只要結果,不問過程。時間就這么緊,任務就這么重,說下的話必須兌現!”郝云說,命令如山倒,不拼命死干,任務怎么能完成,又怎么給領導和老百姓交待?

  我們可以從2018年8月24日,楊成清帶領15人督導組一行進行實地靶向督導檢查,可以概要總結他們的“打法”——

  在當日督導七里河上游上窯段現場、引黃1#洞、國強煤業排污口、蘆家窯煤業、陶村鄉政府生活污水排口等地后,督導組召開座談會,楊成清說,清河行動是市委、市政府提出的一項重大政治任務和重要的民生工程,我們務必要提高政治站位,克服松勁和厭戰情緒,層層傳導壓力,防止形式主義;要進一步實施好掛圖作戰工作,扎實做好、做細,清零交賬;細化目標任務,對一些死角要摸清底數,建立工作臺賬,為下一步精準清河打好堅實基礎;要建立責任追究制度,進一步聚集重點環節,壓實責任,堅決杜絕造假數據行為的發生,鐵腕清河,敢于啃硬骨頭,迎難而上,堅決打贏污染防治突擊戰、攻堅戰、持久戰。

  “這一年,我們沒有病,不能病,不敢病!”指揮部辦公室職員劉澤勇介紹,全市各部門各單位、6縣(市、區)都在看我們,我們指揮部辦公室連楊成清主任在內共12名同志,包括一半女同志,根本就沒有星期六、星期天休息這個概念。大家即使家里有事,也是能推就推,能拖就拖,“真像打仗一樣。我們這里一松懈,不知哪項工作就拖后腿了。大家真是拼了!”

“生態環境保護促進生產力發展”

  綠水孕育生命,青山就是幸福。

  發揮“右玉精神”久久為功的韌勁,一步一個腳印,清河行動的一組數字,可以驗證其一年行動成效:

  ——2017年,朔州市對桑干河生態補水0.9億方,其中引黃水3000萬方,本地補給水6000萬方,出朔州境水量4700萬方,當年桑干河不斷流天數為120多天。

  ——2018年,他們對桑干河生態補水1.2億方,其中引黃水4500萬方,本地補給水7500萬方,2018年出朔州境水量8200萬方,全年桑干河不斷流天數達260天,比上年底幾乎翻番。還有效補充了地下水,維持了河道基流,改善了水生態環境。

  ——2019年截至6月18日,引黃水補水1.12萬方,出朔州境水量8500萬方,可確保今年任務超額完成。

  在連續多日采訪期間,沿著桑干河主干道,記者一行不時看到眾多鳥類翩翩飛躍,它們或成群或單飛,各自舞蹈在越來越寬廣的水面和濕地。停車下來時,沿河低洼處或短時間形成的濕地,隨處可見魚兒游弋。隨行工作人員介紹,據不完全統計,桑干河流域各類鳥兒現在至少有2萬多只,有白鶴、黑鸛、野鴨、野鵝、水鵓鴣、鴛鴦、大雁,更有黑尾鷗、蒼鷺、金雕、紅腳鷸、斑嘴鴨等,僅有影像記錄的就達260多種,其中黑鸛,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全國也僅有1000只。

  “生態好不好,只有鳥知道。”采訪途中,隨行的一位詩人隨口一句話,引起大家的一陣歡呼。

  朔州市政府一位工作人員介紹,作為一項生態系統規劃,清河行動統籌考慮了生態系統的整體性、歷史性、協調性和安全性,突出科學規劃,確保長效治理,讓山水林田湖草村成為一個生命共同體,從而保障區域水系安全、改善生態環境、助推產業轉型、優化人居環境、提升城市功能,實現朔州的可持續發展。

  從“生命危機”到“生態文明”,清河行動疏浚著古老的河床,激情的浪花涌過這塊創業熱土,“朔州故事”愈演愈烈。2018年9月16日,朔州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辦“踐行‘兩山’理論,發展生態文化旅游”主題推介會。會上,朔州市右玉縣與安吉、塞罕壩林場、延安、阿克蘇五地聯合成立生態文化旅游發展合作聯盟,亮出了“朔州綠”這一品牌,邀約四海客商、五湖嘉賓,共同建設美麗的朔州。

  “環境保護也是生產力”。這是記者在應縣南河種接馬峪脫水蔬菜污水處理廠采訪時,聽到的最樸實的一句話。

  原來,這個污水處理廠是由當地一位企業家創建的,目的是吸收附近十余家脫水蔬菜廠,通過管道輸送,把污水引到廠里處理。從經濟效益上講,這個污水處理廠很難短期收回投資,但為什么要建這個廠,一位來自江蘇的技術負責人說,我們可以幫助十多家脫水企業不至于因為污水排放不達標而關停。“這些企業受益了,等于保住了農民就業崗位,保住了這個蔬菜大縣菜農的收益,保住了縣里的GDP……畢竟,讓這些蔬菜廠自己投資上環保項目,不現實。從這個意義上說,我認為,環境保護也是生產力。”

  問及如何收回投資,他說,如果運行正常,他們可以在脫水蔬菜廠生產的淡季,幫助企業把山東、河南一些蔬菜拉過來加工,這樣就保障了企業利益。

專家學者支招,清河行動促“興業”

  朔州清河行動,經媒體多方傳播,已經在全省全國產生了巨大影響。不少商家紛紛趕赴朔州商談投資興業大計,如北京漢鑫華陽新能源公司,就瞄準朔州建設環保產業園,準備投資19億元進軍朔州投資興業;深圳前海國際資本管理公司也與朔州有關部門對接,希望把深圳、上海包括香港資金引進來,共同開發沿桑干河流域經濟帶,并對包括朔州古長城、應縣木塔、山陰王家屏(王閣老)等文旅項目產生了巨大興趣。

  攻堅百天,一拳打開。

  為確保“浚河、控污、固堤、綠岸、增水、興業”12字方針落地生根,圍繞“興業”這一核心目標,他們多方籌措資金,解決第二期、第三期工程款。該項目全市預估投資14.84億,目前已完成投資10.1億,其中市財政安排債券資金4億元已到位,目前積極爭取省水利廳和環保廳支持,分別為8600萬元、4000萬元,已經到位2900萬元。與此同時,積極引進永定河流域投資公司、省水投、省引黃公司,力爭多方籌措建設資金。

  既定目標實現后,如何實現最終目標“興業”,建立桑干河流域水治理與經濟帶并舉的長效機制,成為拉動地方經濟的抓手?不少專家認為,在全國全省大力發展文化旅游的大背景下,圍繞桑干河的大水體系,朔州市應該在河道確權前提下,打好“古長城”“朔州綠”“桑干水”這一品牌,做好山水文章,吸引外部資本進入全流域,與世界500強、大型央企、國企聯手開發,有針對性地進行招商引資,創新軟環境,吸引更多的專業技術人員進駐。

  北京華夏地標文化旅游文化創意公司CEO武軍認為,朔州既然確定了生態立市思想,就應該下大力氣做文化文章,抓住“歷史上的朔州城”(古長城)、“名聞天下的朔州景”(應縣木塔等景區)、“輸送北京朔州水”(永定河)、“古往今來朔州人”(含名人故居)這幾張牌,發揮資本市場的杠桿撬動作用,吸收社會資本進入桑干河流域建設,以小博大,以水為媒,在文旅開發、影視創作、文創產品開發、康養產業發展上做文章,吸引外來客商投資興業,以此換來朔州生態的大改觀、經濟轉型競爭力,形成科學發展的新優勢。

  著名品牌專家趙加積認為,山西文旅大發展,對朔州來講,桑干河治理,應該成為朔州市委、市政府在新時代的一個對外大開發的品牌,以桑干水為品牌,在京津冀地區開展卓有成效的推廣活動,借助首都的影響力,讓朔州這個新市走出去,進入全國和全球視野,以此帶動文化旅游大發展。“其實,包括朔州在內的許多市縣,都應該在小事上做大文章,拿出一些小但能吸引人們眼球的產品,以小博大,發揮互聯網優勢,做好品牌傳播、品牌推廣、品牌研究。”趙加積說,通過媒體和網絡傳播,朔州的清河行動已經有了一些影響。下一步,朔州市180人下了一盤治河大棋,為桑干河品牌增添了一道亮彩。下一步,應以應縣木塔為牽引品牌,用桑干這根“金鏈條”整合重組文旅資源,拓展朔州的文旅產業。要研究制定“做強”的行動方案,像去年“攻堅一百天”打硬仗那樣,繼續組建符合文旅產業發展和招商引資的專業團隊,在會展經濟、新能源領域、污水治理方面總結經驗,作為“點”的突破口,以點帶面,研究“興業”的路徑即實現方式。

“兩山理論”在山西的一次落地實踐

  當年,作家丁玲的一部《太陽照在桑干河上》,讓桑干河名聲大振。經過嚴格治理,如今的桑干河,再度迎來一彎清水,哺育沿河人民。

  朔州桑干河清河行動,作為習近平總書記“兩山理論”在山西的一次落地實踐,正在譜寫新時代生態立市、桑干河治理新篇章。這是對山西3600萬人的考驗,更考驗著朔州180萬干部群眾。

  清河行動執法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清河行動開展以來,廣大干部群眾對這個行動給與了足夠的支持,沒有一件工程老百姓反對,沒有一件工程老百姓上訪,我們派出的執法組沒有派上一點用場,多年的老上訪戶紛紛撤訴。大家說,桑干河清河行動,真是為老百姓做了一件大好事!黨中央提出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在我們這里正在變成現實。”

  對清河行動的未來發展,朔州市委、市政府有著更加清醒的認識。

  “概括講,清河行動,是習近平總書記生態文明思想和‘兩山理論’在山西的一次落地實踐,是我們集中全體干部智慧、大力發動全市180萬人打響的一場人民戰爭,是對全體干部綜合素質的一次檢驗,也是河長制在朔州的具體落實。”在中共朔州市委書記陳振亮簡樸的辦公室,醒目地懸掛著兩張圖表,一是《清河行動地表水斷面水質監測結果》,一是《全省環境空氣質量狀況》。每一天,他上班走進辦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水質狀況,看空氣指數,然后才開始繁忙的工作。

  陳振亮介紹,一年后,在桑干河畔,全市干部群眾再次相聚,慷慨宣告“朔州綠”的生態治水夢想,提出“一年治標,兩年治本,三年創優”的中長期清河路線圖。他說,“‘右玉精神’在朔州,朔州干部怎么辦?抓好一支隊伍,拿好一個規劃,明確一個目標,久久為功不動搖,這是市委‘生態立市’的既定戰略。去年的清河行動,我們的工作重點是清理河道。在此基礎上,我們把今年確定為治本之年,要從河道治理擴展到全流域治理,源頭管控、集中會戰,全面落實水污染防治的目標任務,再掀清河行動新高潮。今年的目標任務就是:源頭治四水,百日大會戰,剿除劣V類,水質全改善,清水進北京,確保水安全。”

  朔州市長高鍵說,2019年,是桑干河清河行動的重要時間節點,“鞏固提升”是今年任務的重中之重。“鞏固”,就是要鞏固保持過去一年已經取得的成績,不能出現退步反彈;“提升”就是要提質優化,落實今年各項任務,不能止步于過去的水平。簡單講,就是要“鞏固保持不退步、提質優化不停步”,要繼續按照市里確定的12字方針,實現源頭治四水,剿除劣V類,水質全改善,實施治四水工程330項,扎實推動工作落細落實,要打通挖沙導致的積水潭同主河道連接;進一步做好河道兩岸整治、植樹造林工作;持續保證向下游永定河供水;努力打造百公里桑干河生態經濟帶。

  “塞上宜居城市,就出在我們手里;若毀綠水青山,寧棄金山銀山。”陳振亮告訴記者,“確立生態為立市之本,并不是降低對發展的要求,更不是不要發展,而是要在綠色、低碳和循環的道路上,推動更高水平的發展。打一開始,清河行動就與全市轉型發展緊密相連、互為表里,力爭為高碳城市低碳發展、能源城市理性成長、內陸城市綠色轉型扛旗、探路。”

  首都與朔州,同一緯度,北緯39°,共飲一江水。

  一彎清水,山西的桑干河清水,一路奔流向京華!

責任編輯:馬文

返回首頁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江苏7位数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