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美文悅讀 > 詳細內容
如花的鄉愁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劉 云2019-06-17 09:51:43
瀏覽字號:
0

  最早說出把土地種出花來的,是一對大學畢業的情侶。他們回到家鄉,流轉一百多畝土地,種一種平凡而又驕傲的草:絞股藍。這草在陜南鄉下的田間地頭、溝坡、溪澗邊普遍生長。不過他們種植絞股藍時,這草早已名聲大作,從云貴一帶到陜南安康,這草入藥入茶,被譽為“草人參”。

  從小情侶到小夫妻,他們的愛情和婚姻也像這草,春種秋收,秋種春采。他們采絞股藍盤曲如卷絲的芽尖,制成龍須茶;將絞股藍的藤蔓、根莖收割曬干,賣到中藥廠,制成絞股藍甙片。絞股藍花開如小米,那年我去采訪他們時,正是絞股藍把如米的小花開成田園上一片雪粒般的星空時。小夫妻倆種著五葉和七葉兩種絞股藍,五葉是甜藍,七葉是苦藍,甜的制茶,苦的制藥。他們說,土地可以種出花來。我曾在他們說的這片土地上生活工作三十多年,她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平利。十萬畝絞股藍的種植讓平利成為中國絞股藍大縣。

  這個初夏的早上,陽光以折射的角度照亮我眼前一望無際的絞股藍田園。如米的小花在陽光下閃動碎銀般的光。那光是點狀的,呈現鉆石的品格,一種鄉愁像晨霧裊裊升浮。

  在陜南安康,土地被種出花來,是近五六年的事。這變化是隨著數年前一場油菜花節開始的。在漢江支流月河川道,十萬畝油菜花每年春天以爆炸的色彩將整個安康染成金色。從那時起,安康每年的農事旅游由月河油菜花節開場,一直延續到深秋。四五月間的油菜花,花香充滿天地之間,人走到哪里,哪里就跟隨著菜花香。這是大地上的花香,也是餐桌上的花香。安康的油菜花節讓安康的熱榨菜油名氣再起:經過熱鍋翻炒,壓機的擠壓,保留安康最老的熱榨油坊的品質——早在明清,安康菜油就由漢江水運下漢口,到江浙、上海,被南方人稱為熟油。

  鳳凰山麓的坡地上,油茶樹已經生長了近十年。茶花,茶油,是安康山地農事旅游的盛景,也帶來安康蜂蜜生產的盛景。蜂群勤勞的身影,如今在安康有山有林有花的地方不歇地飛舞。茶花蜜、槐花蜜、海棠蜜、百草蜜,成為安康蜂蜜的驕傲。茶花蜜產自安康五十萬畝茶山,槐花蜜產自秦嶺巴山的中高山。海棠蜜是寧陜縣海棠園村方圓近百里的名產,這里海棠成林,純粹的蜜源成就獨特的海棠蜜。而百草蜜,就是安康的草藥蜜。自古秦巴無閑草,百草百藥,草藥蜜以清新的藥味示人。一口草藥蜜,讓人想到山野的豐盈、天空的遼遠、水聲和鳥聲的悅耳。今年春天,我還見識了一種“羊脂蜜”。那是在漢江邊一個林果飄香的村子,一位返鄉創業的漢子在自家近百畝山楂林里試養山楂花蜜。那蜜在初夏時節依然結晶,色澤乳白,顆粒飽滿,食之頗有山楂味,所以給這蜜取名“羊脂蜜”!

  入夏,漸漸直射的陽光催開了安康的萬畝油牡丹。它們往往以村的建制盛開,在數十個油牡丹專業村,古老的莊稼讓位于花朵,花朵迎來游人,游人看到農民的笑臉。油牡丹讓土地變得金貴,專業村里沒有成整的閑田閑地,所有能種能收的地頭,油牡丹洶涌地生長。初夏時節到安康的十個縣區去,都能見到花開富態的油牡丹,這一切催生著人的鄉愁,鄉愁里寫著兩個字——喜興。

  上周末回鄉小聚,朋友領我去看芍藥谷。這條長達三十余公里的溝,離縣城十多公里,人口早已扶貧移民搬遷一空。溝是一條清水疊瀑的溝,也是一條綠色堆砌的溝。一溝兩岸的田地遍種芍藥,變成一條芍藥谷。來自他鄉的投資者,和當地農業合作社合作,正在這里興建度假農莊。他們改造農房,修建游山步道,把芍藥種在目光可及的地方。上到半山,眼前一片竹林中現出一個粉黛的山莊,我們在這山莊停步,享用一頓山野小餐。餐桌上都是這溝里的自產,竹筍、木耳、香菇、臘肉、烏雞、火鴨……酒是自釀的包谷酒。山莊的主人夫婦才三十來歲,是當地的返鄉創業農民,把自家的老房子改造成山莊專事旅游接待。聽他們講,這山莊已投入近兩百萬元,這是他們在外打工十余年的全部積攢。我們到時,山莊前的草坪上已停了四五輛小車,客人都是外地口音。他們是從網上查到了這處山莊。

  小滿過后,安康的月河川道、漢江谷地、南北二山,油菜收割了,小麥正金黃,接茬上場的營養缽包谷、水稻、露地菜蔬,再次以翠綠覆蓋田地,莊稼花就要在夏天大面積上場。萬畝明清老田的古鳳堰,方圓二十多里的山間梯田早已駐水插上了水稻。油菜過后是水稻,這是鳳堰的農事譜。他們種油菜,既為榨油,也為城里人來觀賞;他們種水稻,則把水稻種出大品牌,鳳堰米遠銷大城市。一家來自廣東的農業公司在此經營近十年,他們和鳳堰人一起,把田地種出金子,把鳳堰種成秦巴山里有名的鄉村旅游景點。

  夏天,水稻和蓮藕在安康的水田里次第開花,三十萬畝水稻、十萬畝蓮花,以綠示人,以稻花香、蓮花香示人。早晨,它們勾勒晨光粗大的線條;正午,它們顯示天地的云蒸霞蔚;晚間,它們目送太陽落山的背影。我行走安康城市鄉間,常常感慨,世事如此變遷,我眼中的家鄉農事依然蓬勃著,它讓人留戀這片土地,感動于這片土地上平凡的景致和溫情的故事。

  秋天到了!安康鄉間的金針花采摘季結束了。它們以黃金般的品質告別春天的抽條發葉,在秋天收獲花枝,帶著陽光干燥的氣息走向遠方,也向遠方帶去這片土地上的驕傲。秋天最后上場的是皇菊,它們同樣以村的建制生長,在晴好的日子被采收。在觀音河村,村上人對我說,他們采摘皇菊是在采摘“金頁子”。質感豐滿的皇菊,大規模地晾曬在村前廣場和農家院壩上,似乎只用了四五天時間,就給供養它們的村子褙上了一層碩大的黃金封面。在這菊香充盈、讓人心胸開闊的日子里,你走到一個村子,就能讀到如花的鄉愁。

沒有了

責任編輯:盧琳

返回首頁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江苏7位数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