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朔州歷史 > 詳細內容
楊業威震遼邦
來源:朔州市新聞中心2018-12-27 15:57:50
瀏覽字號:
0

楊業(約928—986),北宋名將。太原人,本名重貴,原為北漢將官,驍勇善戰,屢建奇功,官至建雄軍(今代縣)節度使。太平興國四年(979),宋滅北漢后,楊業降宋,宋太宗因他“老于邊事,洞曉敵情”,仍任他為代州刺史,授右領軍衛大將軍兼三交駐泊兵馬部署,屯兵代州御邊。另秘密地封裝了一口袋金銀賜予他,予以撫慰,以示倚重。而楊業的頂頭上司是潘美,行動受其節制,也有嚴防武人坐大的用心。

宋滅北漢以后,代州即成為防御遼軍南下的西路前沿重地。楊業赴任后立即加強邊防建設,到年底共建成陽武寨、崞寨、西陘寨、茹越寨、胡谷寨、大石寨(應縣南),凡六寨,作為防御陣地。

北宋太平興國五年(980)三月,遼景宗親率10余萬人進犯雁門,欲南下太原。當時楊業所部軍隊僅有代州一州廂軍(地方軍)和數量不是很多的禁軍(屯駐的正規軍)。面對10倍以上的敵人,楊業沉著冷靜,審度形勢,精心策劃,充分依托有利地形,在西陘口(今代縣白草口)給進犯之敵以沉重打擊。

雁門山峽谷兩側為懸崖峭壁,險峻狹窄,遼軍10萬之眾進入后,車馬不能并行,只能在長達幾十里的山谷中沿河溝縱向逶迤緩步而行,騎兵馳驅十分困難,無用武之地,數量上的優勢受到了限制。

楊業命部將董思源等率兵阻斷山谷南口,靜待遼軍出現后迎頭痛擊。自己親率數百名精銳騎兵自西陘寨經鐵裹門出西陘口(今代縣白草口),抄小路經今山陰縣油房村、舊廣武城后折而向東,潛行六七里至今新廣武村南東陘口(雁門關北口)一帶,朝南向大部進入峽谷的遼軍后軍發起突襲。遼軍后軍以輜重車隊為主,根本沒有想到宋軍會突然出現在這里,頓時驚慌失措,只能倉促應對。楊業精兵雖僅數百騎,短兵相接后無不左沖右突,以一當十,奮勇殺敵。 遼軍頓時大亂,自相踐踏,很快便潰不成軍, 向北倉皇而逃。遼軍精銳多在前鋒,然入谷已深,回師困難,首尾不能相顧,徒嘆奈何。又遭潘美、董思源打擊,亦大敗。

楊業率眾乘勝追擊,殺其節度使、駙馬、侍中蕭咄李,生擒其應州馬步軍都指揮使李重誨(應州人,被俘后歸宋),并繳獲了大批鎧甲輜重和馬匹,大獲全勝。這次出奇制勝的戰斗,粉碎了遼軍南侵的企圖,堪稱中國軍事史上以少勝多的經典戰例。

楊業歸宋后首戰大捷,“楊無敵”的威名四揚,遼兵遠遠望見楊業的旗幟,便膽戰心驚,不敢再作較量。十二月,宋太宗下令“以鄭州防御使楊業領云州觀察使仍判鄭州知代州事”。與此同時,“主將戍邊者多嫉之,或潛上謗書,斥言其短。上皆不問,封其書付業”。所謂“主將”只能是潘美,趙光義明知潘楊之間有矛盾而不申誡潘美,反把謗書原件轉給楊業,從而顯出自己對楊業的信任,同時也暗示楊“你的動靜我全知道”。這也是趙宋王朝對軍事將領互相牽制的手段。

太平興國五至六年(980—981),楊業又于鄰近今朔州地區的原平境內,增筑了樓板寨、土墱寨、石峽寨三座邊防要塞。這些軍事設施的增筑和完善,使宋軍進可攻,退可守,取得了軍事上的主動權,起到了鞏固邊防,抵御遼軍的重要作用。

雍熙三年(986)正月,宋太宗下令兵分三路,北征伐遼,欲奪回淪陷了整50年的燕云十六州。東路使曹彬、崔彥進、米信出雄州(今河北雄縣),中路軍由田重進帶領出飛狐(今河北淶源)。二月間,又以潘美為云、應、朔等州都部署,楊業為副,王侁為監軍,劉文裕護其軍,作為西路軍。三月,西路軍出西陘口,與契丹軍接戰獲勝,向西北追殺60里,直至寰州(今朔城區西影寺村東)城下,斬首 500 余級,刺史趙彥辛(《遼史》作“章”)獻城投降。接著宋軍乘勝揮師西進轉戰朔州(今朔城區),先鋒楊延昭(楊業之子)手臂被箭貫穿,仍堅持戰斗,終使遼節度副使趙希贊獻城投降。大軍稍事休整后,馬不停蹄直下應州(今應縣)。四月,大軍攻克云州(今大同),斬首千余級。

西路軍得到了云、朔淪陷區人民的支持和配合,他們組織起來主動襲敵,夜入遼營,斬敵首級來獻。應募參加宋軍的人也很多。朔、應二州父老興奮地說: “久陷邊陲,有粟不得食,有子不得存養。不意余年,重睹日月! ”

五月,由于東路軍在岐溝關(今河北涿州)戰敗,宋太宗便下令將云、應、朔、寰四州官吏民眾撤至關內,由潘、楊領兵掩護退卻。這時契丹將耶律斜軫領兵10萬,攻陷蔚州,潘美帶兵應援戰敗。六月,寰州得而復失。

楊業為了完成掩護四州吏民退卻任務,根據形勢擬訂的方案是:部隊從大石路(今應縣大石口)直趨應州佯攻,預先秘告云、朔守將,待宋軍離開代州,云州人眾即刻南撤;軍隊抵應州后,遼兵必來拒戰,朔州吏民乘機出城直入城南 50 里的石碣谷(“谷”音“峪”),派弓弩手千人列于谷口策應掩護;派騎兵沿路活動,迷惑敵人。這是在雙方力量懸殊的情況下作出的一個周密作戰方案,監軍王侁卻認為楊業“畏懦”,硬要他出雁門往北,擊鼓前行,正面赴敵。劉文裕也贊成王侁的主張。楊業說:“如此必敗。”王侁居然說:“你素來號稱無敵,如今遇敵拖延不戰,莫非有異志!”身為統帥的潘美卻對此不置可否。在這些人的壓力下,楊業明知不可行,而不得不率部出擊,臨行慷慨陳詞: “我本太原降將,蒙天子不殺,授以兵權,不是縱敵不擊,本想伺機立功以報國,諸位既然責我避敵,那么我只好先赴死了。”

形勢雖然險惡,楊業仍希望在逆境中求勝,臨行前要求潘美等在陳家谷(“谷”音“峪”,今陽方口)口埋伏強弩步兵為左右翼援兵,等他把遼兵誘入山谷后前后夾攻,予敵以殲滅性的打擊 楊業率部出擊,從早晨戰斗到中午,從中午又苦戰至夜晚,在10萬大軍中轉戰奮擊,最后果然把遼軍引到谷口,一看谷里空蕩蕩的,并無一兵一卒。原來王侁在谷口恢河西岸小山包—— 托邏臺上遠望觀戰,看見遼兵擾動, 以為楊業獲勝,想去爭搶功勞。他急忙撤出伏兵,潘美也制止不了,當得知楊業失利后隨即引兵退去。潘美見此情形,帶兵朝西南相反方向沿恢河退卻20里,證實楊業兵敗后,立即引兵遁去。

楊業在人困馬乏,前不見援兵,后有追兵的情況下,只好再率部下力戰。最后,對剩下的百余人說:“你們各有父母妻子,和我一同赴死無益,可急走脫身,向天子匯報。”眾將士感泣不肯離去,疲兵再戰,最后部下幾乎全部戰死,他身帶幾十處創傷,猶手刃敵軍百八十人,直至乘馬重傷不能走動,方才中箭被俘。與此同時,老將淄州刺史王貴連續射殺遼兵數十人,直至箭盡,尚用弓把子又擊殺數人,力盡遇害。其余部眾全部陣亡,無一生還。楊業之子延玉、岳州刺史賀懷浦亦一同戰死。懷浦為宋太祖孝惠皇后之兄,與其子令圖首倡北伐,舊日史家往往認為他們貪功生事。同年十二月,賀令圖亦沒于戰陣,作為國戚精神可貴。《宋史》所載大略如此。

《遼史》載,此戰主將為山西路兵馬都統耶律斜軫,他害怕楊業又不敢輕視楊業(《遼史》稱楊繼業)。在戰前進行了精心策劃,號令軍士務必生擒楊業不得傷害。命諸軍副部署蕭撻凜夜間伏兵于楊業必經之路。天明以后,斜軫率兵出戰,楊業揮動令旗指揮部眾迎戰,斜軫卻佯敗,向伏兵之地退卻。待伏兵四起之后,斜軫回軍與蕭撻凜前后夾擊。楊業寡不敵眾,且戰且走,敗退至朔州城南30里的狼牙村(今朔城區狼兒村)時,以為“羊”入狼口不大吉利,“惡其名不進,左右故請乃行”。楊業退入一片茂密的樹林中,被箭無虛發的耶律奚底“望袍影而射”,中箭落馬。于是蕭撻凜“擒繼業于朔州”。因有生擒軍令在先,耶律奚底反而“以故不能為功”。當然首功屬于斜軫。

楊業被俘地點,宋人記載都說在陳家谷口,寫得很籠統。《遼史》中三次出現“至狼牙村”,應以《遼史》為是。王侁誤判楊業獲勝,欲爭其功,離開陳家谷口沿恢河向北進入朔州川,狼牙村離陳家谷口20里,很快就能得知楊業兵敗,隨即南撤是情理中事。

七月初九是斜軫遣涅里底等人上奏復朔州、擒楊業,及上交所獲宋軍將校印綬的日子,即楊業被俘之日。楊業“不食三日死”,終年52歲(楊氏后裔一說 59 歲)。與遼“角勝三十余年”。至此,宋軍收復了四個月的朔、應等四州盡失。此后宋朝再未北伐,宣和五年(1123),遼曾將朔州“改州為府”,稱“中慶府”,旋即“守將韓正以州來降”,被宋軍占領,稱“朔寧府”。不久又陷于金。

八月,宋朝追贈楊業為太尉、大同軍節度使,并把他的6個兒子同時封官。而潘美被降三級后于第二年去世;王侁被除名發配到金州;劉文裕被發配到登城。

后世將楊業忠勇報國之事以評書、戲曲、小說等文藝形式演義為《楊家將》《金沙灘》等故事,至今家喻戶曉,傳頌不絕。另據代縣《楊氏族譜》載,今朔城區前寨、照十八莊及懷仁縣的一些村鎮中的楊姓之人均為楊業后裔。

(摘自《朔州史話》)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江苏7位数走势